首页 > 留学 > 留学快讯 > 正文

缅怀著名诗人、翻译家余光中先生

据人民日报客户端消息台湾中山大学今天中午发布新闻简讯,证实该校外国语文系荣誉教授、著名诗人、翻译家余光中于今天上午10时多病逝。享年90岁。很多人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那首他写于上世纪的《乡愁》。小时候

据人民日报客户端消息

台湾中山大学今天中午发布新闻简讯,证实该校外国语文系荣誉教授、著名诗人、翻译家余光中于今天上午10时多病逝。

享年90岁。

很多人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那首他写于上世纪的《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除了诗人、散文家的身份外,他还是一位杰出的翻译家。除诗集、散文集和评论集外,他还有13本翻译著作,因此称自己有“四度空间”。

他翻译的《梵谷传》可谓是最经典、最为人所知的版本。

作为学贯中西学者,他也曾翻译过英美文学大家的作品。

当今文青常说的“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也是主页菌曾经很喜欢的签名档,就是出自他的译笔。

这句的原文为“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是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代表作《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中的经典诗句。

而余光中以四字格的方式译成中文,突出人性中的阳刚与阴柔的两面,即:老虎也会有细嗅蔷薇的时候,忙碌而远大的雄心也会被温柔和美丽折服,安然感受美好。

对于翻译,他有这样的感悟——

他也说过这样的金句——

翻译如婚姻,是一种两相妥协的艺术。如果说,原作者是神灵,则译者就是巫师,任务是把神的话传给人。

——余光中,2002

此外,余光中一直致力于提倡中文的纯洁,反对公式化的“翻译体”,反对欧化,讲求中文的意象美

这种思想就体现在余光中翻译雪莱的诗歌中。

England in 1819

Percy Bysshe Shelley

An old, mad, blind, despised, and dying king一 

Princes, the dregs of their dull race, who flow 

Through public scorn一mud from a muddy spring; 

Rulers, who neither see, nor feel, nor know, 

But leech一like to their fainting country cling, 

Till they drop, blind in blood, without a blow; 

A people starved and stabbed in the untilled field一 

An army, which liberticide and prey 

Makes as a two-edged sword to all who wield一 

Golden and sanguine laws Which tempt and slay一 

Religion Christless, Godless一a book sealed; 

A Senate一Time’s worst statute unrepealed一 

Are graves, from which a glorious Phantom may 

Burst, illumine our tempestuous day. 

英伦:一八一九年

余光中

又狂又盲,众所鄙视的垂死老王—— 

王子王孙,愚蠢世系的剩渣残滓, 

在国人腾笑下流过——污源的浊浆; 

当朝当政,都无视,无情,更无知, 

像水蛭一般吸牢在衰世的身上, 

终会矇矇然带血落下,无须鞭笞;

百姓在荒地废田上被饿死,杀死—— 

摧残自由,且强掳横掠的军队 

已沦为一把双刃剑,任挥者是谁; 

法律则拜金而嗜血,诱民以死罪; 

宗教无基督也无神——闭上了圣经; 

更有上议院——不废千古的恶律—— 

从这些墓里,终会有光辉的巨灵 

一跃而出,来照明这满天风雨。

余光中的译文中自带中文流畅的韵律美,脱离了英文的格律束缚。既有西文的骨感,又有汉语之精髓;既遵循原文,又有所创作,令人读来叹服。

对于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交融,余光中先生深有体会,他也曾是一位游弋于西方文学殿堂里的“浪子”,如他自己所述,“少年时代,笔尖所染,不是希顿克灵的余波,便是泰晤士的河水。”

但上世纪80年代后,余光中开始认识到民族文化的重要性,把诗笔“伸回那块大陆”,对乡土文学的态度也由反对变为亲切。

接受《环球人物》采访时,他说:

“现在出国读书的学生越来越多,但这些留学生对自己的文化传统并不十分了解,很容易受海外各种主义、理论影响。但从另一方面看,外来文化对本国文化也有积极意义,应该兼容并蓄,吸收其精华。”

如今,随着留学生低龄化趋势,很多价值观尚未完全成型的孩子早早地去往异国他乡,在陌生文化环境下打磨自己。这些孩子会比同龄人思想更成熟,生活能力更强,但同时,也经受着更多的诱惑和考验。稍一走偏,可能会误入歧途。留学生在海外犯罪的消息,如今已经不罕见了。

其实很大的一部分原因,还是在于,缺少家人关怀,海外游子很难对环境产生安全感,也很难在陌生文化下找到自我价值感。考试的失利、求职的受挫等都会打破留学生脆弱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

可能很多人误解,出国留学最大的坎在于前期申请,只要孩子出了国门,付了学费宿舍费,这件留学大事就算是彻底搞定了。但,真相是,出了国门,挑战才刚开始。校里校外的一系列难题,都等着留学生一一应对和解决。这时候报喜不报忧的游子,也很难去等待遥不可及的家长送来帮助。

主页菌深深体会到游子的不易,忍不住想推荐一对“隐形的翅膀”给每一个留学生。记住,你永远不是一个人。

唐顿国际致力于为广大留学生提供从留学申请到海外生活等全方位服务,即使家长不在身边,你也会感受到背后那双有力的大手。在你每一次受挫跌倒的时候,让你坚强站起来。其实“乡愁”并不可怕,因为唐顿国际相信,每个留学生都会在海外学习生活中,蜕变成更好的自己!

最后

主页菌想和海内外的游子一起

用余光中朗读的《乡愁》

再次缅怀先生


上一篇:这些语言课信息,你都get到了吗?
下一篇:A Level考试科普:常选科目的难易程度和学习方法,收藏起来